<em id="d9fzn"><track id="d9fzn"><progress id="d9fzn"></progress></track></em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d9fzn"><noframes id="d9fzn"><progress id="d9fzn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書城網 > 穿越小說 > 大秦:開局錯把秦始皇當爹 > 正文 第47章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,學廢了!

              正文 第47章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,學廢了!(1/2)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扶蘇這才稍微冷靜了些,望著卓草揣摩其用意。他來之前李斯便說過,卓草似乎對秦國有些偏見。興許是趙人的身份罷,昔長平一戰,趙國十室九空,憑添無數孤兒寡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卓君勿要胡言,皇帝怎會將你煉成丹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吐槽歸吐槽,可這也太荒謬了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那可不好說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卓草看過本網文,說是有穿越者到秦國后各種顯擺,吹噓自己是仙家弟子。后面秦始皇便開始研究,各種套他的底兒。等他肚子里沒貨了,秦始皇便下藥將他迷昏過去,再將他煉成仙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帝,終究是皇帝吶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就這么點斤兩,只怕能被玩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卓君誤會皇帝了。當今皇帝功蓋千秋,有鯤鵬之志。奮揚武德,義誅信行,威燀旁達,莫不賓服!若卓君獻策獻器,必能有一番作為。假以時日,拜相封侯都不為過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卓草聞言只是一笑,拜相封侯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別鬧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扶蘇這么勸諫,卓草是心知肚明。他動動腳趾都聽得出來,這擺明是想讓他飛黃騰達后提攜他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家伙不地道吶,全是小心思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蘇,吾比你更了解皇帝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蘇荷這樣的窮酸儒生,怕是連皇帝都沒見過。卓草就不同了,他好歹在書上看到過,甚至連秦始皇后續干什么都清楚。真要論了解,秦始皇本人都不如他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卓子云:木秀于林,風必摧之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眾必非之。前鑒不遠,覆車繼軌。我獻上祥瑞,已招他人嫉恨。若一股腦的全獻上,吾焉能再活命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木秀于林……風必摧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卓草成天是卓子云卓子云的,也就這幾句還算靠譜。扶蘇沉默以對,細細品味著卓草這番話。說的的確是有些道理,并非空穴來風。就卓草所知曉,秦廷的確有眼紅卓草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廷臣只是礙于秦始皇,沒法給他下套使袢子。按李斯的性格,卓草早就死了千百回,還能活到十萬字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更別說還有隱藏在暗處的六國余孽。他們失去了一切,極其痛恨秦國。此前運送紅薯的時候便遭他們襲擊,沒法對付秦始皇,還殺不了卓草這小小的秦吏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蒙毅臨走前還提及此事,說是伏荼亭外有三百親衛看守。他們皆是隱藏在暗處,負責保護卓草。但凡遇到可疑之人,能先斬后奏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看,這待遇就是扶蘇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多少人現在恨不得活剮了卓草,他要是再如機器貓那樣玩命往外頭送好東西,還要不要命了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得慢慢來,讓子彈飛一會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卓君此言倒是有些道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是!”卓草臉不紅心不跳,繼續道:“凡枉顧天下大勢逆流而上者,必會慘淡收場,不得善終。為秦相者,又有幾人落個好下場?吏就是吏,勿要功高震主,更不能威脅皇權。否則,死都不知怎么死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話一說,扶蘇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。沒轍,不少秦國丞相都挺慘的。商鞅、張儀、魏冉,范雎,呂不韋,昌平君……全都是慘淡收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卓君是準備徐徐圖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正是!功勞太大,反倒會讓皇帝忌憚。與其如此倒不如慢慢來,時不時給皇帝個驚喜;实鄹吲d了,那也就皆大歡喜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來如此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扶蘇似懂非懂的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好似明白秦始皇留他在涇陽的目的。卓草胸無大志卻偏偏有奇才,總有各種奇思妙想。他就如同是刺猬,生人勿近見誰扎誰。若與之交好,的確是于秦有大利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便說這木碓,能省去多少功夫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還有什么卡車的,想來也是好東西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也罷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扶蘇放下絹帛,卓草連忙將其收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親娘咧,神經病不好惹吶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扶蘇要將圖紙毀了,他非得吐血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出房門后,便聞到股誘人的香味。糍粑已被炸成了金黃色,中間還有些流心,能看到軟糯的糍粑流出。旁邊還放個小碗,里面盛滿流質的飴糖。這是秦國最受稚童歡迎的甜食,如果晾干的話就是后世的麥芽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中地區基本都以粟米制成,有股淡淡的粟香味。甜味的話只能說剛好,但卻也是極其難得。尋常稚童想吃到,那都得過節方能分到些許。就這小小一碗飴糖,比佳釀價更高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就是糍粑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快趁熱吃,勿要與我客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卓草隨手拿起塊糍粑,挖上飴糖,均勻的抹在糍粑上。放之前的時候他都直接沾糖吃,只是他與扶蘇共食這么做難免不太合適,多少也得照顧他人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扶蘇有樣學樣,咬了一小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嘎吱!

  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  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催更報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