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d9fzn"><track id="d9fzn"><progress id="d9fzn"></progress></track></em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d9fzn"><noframes id="d9fzn"><progress id="d9fzn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書城網 > 穿越小說 > > 正文 169【商賈逐大利】

              正文 169【商賈逐大利】(1/3)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茂生作為總兵府宣教司主官,娶一個從良的妓女為妻,這女子半年前還被人強暴過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并且,趙瀚親自主婚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消息迅速傳播開來,不但在八縣之地造成轟動,甚至還傳到了更遠的州縣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非議者甚多,但正面效果也很顯著,人們的觀念正在逐漸改變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月,就有三十多個妓女,申請加入宣教團……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瀚對于勾欄妓院的政策,跟對待妾室身份非常類似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民不舉,官不究;民若舉,官必究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則上,禁止妓院存在,而且還要收稅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不主動去查抄,若有妓女自愿離開,妓院不得橫加阻攔,否則就直接將這個妓院取締。前前后后加起來,已經關閉了七家妓院,都涉嫌非法禁錮婦女自由,對外宣布的罪名是“逼良為娼”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糧商李鳳來,此刻就在妓院里消遣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次來吉安,生意不是很好做,因為趙瀚打仗擴軍,糧食消耗頗大,剩下的糧食還得儲備起來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就一些被分田的大戶,依舊過著奢靡日子,銀子不夠只得賣糧食。還有一些小民,賣糧食給本村的錢糧鋪,錢糧鋪再賣給外地糧商,李鳳來陸陸續續收糧上千石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農村錢糧鋪,并未徹底取締,只是禁止放高利貸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地主開的錢糧鋪,在農村非常重要,農民必須依靠這種店鋪,將糧食換成銅錢或銀子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費純手下的糧行,無法遍布每個村鎮,大概兩到三個鎮設一糧行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地主的錢糧鋪太坑人,農民就會選擇走遠路,把糧食賣給官方糧行換錢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著小曲,喝完花酒,李鳳來被名妓潘賽賽扶上床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感覺后腦勺硌著什么東西,伸手往枕下一掏,卻是本《大同集》,頓時笑道:“潘姑娘也看這種書?”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潘賽賽解釋說:“做完這個月,我便去考宣教官,自要提前讀些文章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鴇愿意放你走?”李鳳來驚訝道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怎敢不放?”潘賽賽譏諷道,“若不是她苦苦哀求,我月初便已走了。我也不跟李老爺說假話,能夠真正從良,誰還甘心作踐自己?”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鳳來起身靠坐在床頭,說道:“趙總鎮占了吉安府那么久,潘姑娘為何現在才想著從良?”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潘賽賽答道:“自古妓女從良,都沒什么好下場,無非最后被薄情郎拋棄。之前我是害怕,對宣教團有誤解,以為是從軍做那種事情,F在不一樣,陳老爺何等尊貴,執掌總兵府宣教司,卻不嫌棄我等出身,娶一從良妓女為妻,還是趙先生親自主婚。既有奔頭,為何不去?”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潘賽賽開始幻想今后的日子,笑著說:“我也不好高騖遠,只須跟著宣教團認真做事,找個品行端正,又能識得幾個字的嫁了變成。若真對我好,不識字也可以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見這名妓身在青樓,心已經飛到宣教團,李鳳來嘆息:“唉,這吉安府的青樓,今后怕是越來越少了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潘賽賽冷笑道:“藏污納垢之地,一家都沒有才最好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潘賽賽既然決心從良,就懶得再故意討好客人,心里想什么就說什么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許有妓院禁錮婦女之事,但絕對不可能發生在名妓身上,F在又有官府撐腰,潘賽賽想走就走,甚至連贖身錢都不用支付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鳳來隨手翻開那本《大同集》,他的商船剛靠岸,就被強迫買了一本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時懶得翻看,現在卻有了興趣,漸漸讀得心驚肉跳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《大同集》一共只有五篇文章:《大同會章節選》,《大同分田論》,《天命論》,《格位論》,《良賤論》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《格位論》作者署名趙濯塵,其實早就傳播到南昌,甚至傳播到其他省份,蔡懋德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《良賤論》卻是陳茂生寫的,通篇大白話,用于底層傳播。再請王調鼎進行潤色,寫得文采飛揚,拿給讀過書的人看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鳳來出身南昌大族,不過他屬于庶出子,否則哪會辛苦奔波,直接躺
              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催更報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