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d9fzn"><track id="d9fzn"><progress id="d9fzn"></progress></track></em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d9fzn"><noframes id="d9fzn"><progress id="d9fzn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書城網 > 穿越小說 > > 正文 168【集體婚禮】

              正文 168【集體婚禮】(1/3)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總兵府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茂生遞上一張帖子,趙瀚還以為是公文,拿來一看卻是結婚請柬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倒讓趙瀚挺意外的,笑問道:“新娘是誰?”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總鎮也認識,她叫楊春娥!标惷卮鸬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瀚有些驚訝:“就是宣教會那位楊同志?”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的!标惷c頭道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春娥,即是那件強奸案的受害者,趙瀚真沒想到陳茂生會跟她結婚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茂生解釋說:“總鎮知道我的過往,在我看來,貞潔須論心。一個人,不分男女,只要真心從良了,那就是真正的良。大同會里一些人,甚至宣教團里一些人,他們雖然口頭不說,心里卻是鄙夷春娥的。我認為這樣不對,我希望跟春娥成親之后,能夠徹底改變他們的想法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瀚欲言又止,他突然不知該說什么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茂生繼續說道:“不止我一個,宣教團里許多同志,都愿意與曾經做過妓女的女同志成婚。我們就是要做給世人看,讓世人知曉何為良賤之分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如你們!壁w瀚嘆息道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同會的那些主張,是趙瀚提出來的,他雖然心里認同,但也是一種做事的手段和工具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特別是這一年多以來,趙瀚忙于軍政事務,有些脫離真正底層了,他已經變得不那么純粹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反而是陳茂生這些人,這些賤籍出身的大同會成員,還一直恪守大同會的入會誓言。他們是戲子,是家奴,是苦力,是龜公,是妓女,是軍戶,他們真的在努力踐行人格平等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此,趙瀚心中羞愧,感覺自己像個背叛者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瀚突然問:“小紅和小翠呢?”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茂生表情古怪道:“她們……并無成家之念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瀚也不曉得該咋解決,立即轉開話題說:“我沒有任何歧視的意思,只是你們想過沒有,一些女同志可能無法生育了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許多妓女,會服用避孕藥和墮胎藥,因此留下不能生育的后遺癥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茂生點頭道:“想過了,若是無法生育,就從濟養院領養孩子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群人,才是真正的革命者啊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惜趙瀚無法領導真正的革命,他能做的只是廢除良賤制度,打擊各種不平等現象,盡量讓天下人都日子過得好些。這個國家太過龐大,文化傳統也根深蒂固,全盤推翻必然引起更大的混亂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瀚嘆息道:“我親自給你們主婚吧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半月之后,集體婚禮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個新鮮事物,引來許多人的好奇,同時私底下議論紛紛,認為他們是敗壞德行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么多宣教團的大官,娶從良的妓女為妻,不是敗壞德行是什么?非但敗壞德行,而且還給祖宗丟臉!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謠言紛起,說宣教團內部,平時便有不齒之事,否則招那么多從良妓女作甚?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這次結婚的不多,一共也就九對新人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一個新郎比較特殊,名叫蕭元魁,不但是大族子弟,而且還有秀才功名。他以前娶過妻,卻因難產而死,此后便不近女色,別說續弦,就連小妾都不納,只說自己要一心科舉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蕭元魁先是在趙瀚軍中做文吏,又調去廬陵縣衙做文吏,然后前往安?h做鎮長,并跟宣教團一起搞分田工作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一位女宣教員,不但長得像他亡妻,而且還會吟詩唱曲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在工作之余,互相探討詩詞曲藝。便是女宣教員被調走,他們也一直保持通信,從剛開始的曲藝為主,漸漸轉變為聊些生活瑣事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天,九個新郎官,穿著漂亮的狀元袍,騎著馬兒去客棧迎接新娘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瀚手里的馬兒,已經增加到十一匹,前段時間打仗繳獲的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,非常大方的讓新郎官們騎去迎親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迎親隊伍當中,負責吹打的,全是軍中的號令兵。一路吹著嗩吶,敲著銅鑼,喜氣洋洋好不熱鬧。<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催更報錯